关于师资培训的介绍

翻    译:TheVoidOne-无央
文字整理:准提明月
编    辑:法慧
审    定:TheVoidOne-无央

世界各地的大家好!

现在我们在西班牙全球营,开始我们这一次教师培训。我们事先已经公布了这次闭关的日程,是有关大圆满同修会SMS老师以及金刚舞、幻轮瑜伽老师的相关培训。这种情况下,很重要的是我们首先了解什么是大圆满同修会教程。“桑提玛哈桑噶”是乌金语,以西方的语言说叫作Dzogchen Community,也就是大圆满同修会。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否则,有的人总是以为SMS(Santi Maha Sangha)只是一本书、或者一个学习的内容、或者是以心智的方式所做的一些事情,或者是我们正在学习和从事的一些事情。我们对什么是大圆满同修会或多或少都有了一些了解。大圆满同修会差不多已经有半个世纪的历史,我们一直在学习,在发展,我们彼此协作,这就是我们的大圆满同修会。大多数人谈到大圆满同修会的时候,觉得它只是一个佛法中心而已,但是大圆满同修会不是一个佛法中心。

你们知道什么是大圆满,我们多年以来一直在学习以及实践这个教法,大圆满的真实本质就是我们自身的真实状态,为了发现并且安住在这个状态当中,我们就有大圆满教法。我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这个教授,我们大多数的同修也都在努力学习,这就是大圆满。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进入我们的本性当中,首先我们要发现我们的本性,如果我们没有发现自己的本性,就无法处于这种状态之中,因此我们要学习并且实践这个方法、这个教法。

“玛哈桑噶”指的就是我们同修会这个僧团。“玛哈”就是“大”或者“完全”的意思。梵语和乌金语里面的“玛哈”都是同样的意思,表示“完整的”、“完全的”或者“大”。但是在乌金语和梵语里使用这个词的方式并不一样,比如在用大圆满这个词的时候,梵语和乌金语是不一样的。乌金语是“桑提玛哈”,梵语是“马哈桑提”,形容词的位置是不一样的。乌金语跟藏语的形容词的放置方式是相似的。

比如我们学习的时候,大多数的古代大圆满密续的标题都是乌金文,为什么?因为大圆满教法的源头是乌金国而不是印度。不光是大圆满教法,包括金刚乘的上续部或者叫高等续部的教法大多数都是来自乌金国。如果你进行一些心智层面研究的话,就会明白比如说在古代,所有的大成就者——印度的大成就者,他们很出名,他们大多都有旅行到乌金国。很多的大成就者来到了乌金国,获得了教法,然后学习,后来他们将这些金刚乘的教法引入到了印度。有些大成就者的历史当中说:他们并没有到达乌金国境内,但是在去乌金国的途中就获得了这些教法,乌金国是大圆满和金刚乘教法的源头。

尤其是你们非常了解嘎绕多杰祖师的历史,嘎绕多杰在我们这个人类劫数当中是大圆满教法的源头。嘎绕多杰的出生地以及他教授教法的地点都是在乌金国,因此乌金语对于大圆满教法来说就非常重要。比如说当莲师来到西藏的时候,他教授了金刚乘的高等续部、低等续部以及大圆满教法。他建议他的弟子说:“未来你们应该到乌金国去学习大圆满教法,尤其你们应该将乌金语的大圆满原始文本翻译成藏语。”于是后来有了著名的大译师比如说毗卢遮那,毗卢遮那和他的同事们旅行到乌金国,他们在乌金国获得了大圆满教法,并且将这些教法从乌金语翻译成藏语。所以乌金语的这些教法是西藏的大圆满以及金刚乘教法的重要源头。

比如说,梵文的形容词在名词前面。你们记得,当我们说“玛哈亚那”,“玛哈”就是大,“亚那”就是乘,“玛哈亚那”也就是大乘的意思,形容词在名词前面。包括我们说金刚乘等等这些词汇的时候,都是把形容词放在名词的前面。在藏语里面,我们总是把形容词放在名词的后面,比如说在那边有一个“好人”,“人”在藏语里叫“米”(mi),“好”就是“雅波”(yagpo),“好人”我们说“米雅报”,所以是“人好”,形容词放在名词的后边。在乌金文里面“桑提马哈”也是同样的情况,形容词在名词的后面。所以我们没有必要一定把大圆满同修会用“桑提玛哈桑噶”(SMS)来代称,但是我们要了解它的意思,不要混淆。尤其是你在学习大圆满教法,一切都应该以具体的、实际的方式来进行,而不是一些神秘的方式。因此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什么是“桑提玛哈桑噶”,也就是SMS,即大圆满同修会。

我们学习SMS,当我最初开始制定SMS学习的计划的时候,我非常清楚要学习并且拥有SMS的知识经验,你们需要有一个完整的、总体的相关教法的知识。我们不能够学习一个什么东西,然后说这就是一切。因为古代藏传佛教的传统叫作宁玛巴,也就是说莲师最初来到西藏的时候,他所教授的一切并且传承下来的,后来称之为宁玛派。在宁玛派当中谈到所有的教法的时候,称之为九乘,这指的是所有的西藏传统佛教的教法。比如说里面有小乘、大乘,这就属于经教或者叫显宗的教法,也就是释迦牟尼佛口传的教法。这被分为三乘,因为小乘本身可以分为两乘。

然后谈到金刚乘的时候,分为上续部和下续部。下续部包括事部、行部、瑜伽部或者称为事续、行续、瑜伽续三部。尽管这些教法也是跟佛陀或者佛教的教法有关,但是这些金刚乘下续部教法的要点并不是释迦牟尼佛口传的教法。所谓口传教法,好比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佛陀在教授,弟子倾听并且记录下来,并且学到了一些东西。就好比今天有上师在教授,弟子倾听,这种就叫作口传的教法。而金刚乘教法的原则并非如此,刚才说的只是显宗的释迦牟尼佛的口传的教法。

佛陀的化现或者觉者的化现传授的教法才是金刚乘的教法。因此就有了金刚乘的下续部和上续部。当我们说到下续部的时候,宁玛派称之为外续部,一共有三部:事部、行部、瑜伽部,这一点在所有的藏传教派当中都是一致的。但是当我们说到上续部的时候,在藏传佛教的教派当中就有不同的划分。在宁玛派当中,上续部一共有三部,藏语叫作“娘角代松”,也就是内续部。为什么称之为内续部?因为下续部,包括事部、行部、瑜伽部,宁玛派称之为外续部,而内续部指的是更加甚深的知识经验,是更加高等的教法。他们并没有特别称之为续部,而是称之为“三瑜伽”,因为瑜伽指的是真实的领悟。但这只是在古代的宁玛派当中是这样划分的,于是出现了九乘佛法的划分。

上续部当中就是所谓的玛哈瑜伽、阿努瑜伽和阿底瑜伽。这三者的划分,在其他的藏传教派当中并不存在,它们的教法当中实际上只有宁玛派里面的玛哈瑜伽。因为玛哈瑜伽最初也是来自莲师的教授,比如说莲师的时代,有好多的玛哈瑜伽的密续就被翻译过来,当时翻译了比如《密集金刚续》,后来,其他的教授称之为旧译派——也就是宁玛派。为什么称之为旧译或者前译呢?因为后来这些教派又去到印度寻找这些密续,当时在印度仍然存在这些密续的修行者和专家,于是他们直接从印度学习这些续部,进行了新一轮的翻译,这被称为新译。有的时候两者之间有一点点细微的区别,但有的时候是没有区别的。

为什么有时候会有这样一些细微的区别呢?因为新译教派当中的一些学者和翻译比较倾向于心智头脑的方式,他们非常注重名相、词汇等等,过多地重视了这些方面。而古代的大译师,比如说毗卢遮那,他们注重翻译真实的含义,当你了解真实含义的时候,这些名相、词汇则变得很次要。因此有的时候你会发现二者之间有一些细微的区别,但是这些教法的精髓是来自古代——也就是所谓的宁玛派的这些教法。这就是我们宁玛派里面讲的九乘。

我们是大圆满的修行者,追随的是大圆满教法。我们宁玛派里面说三内续部,三内续部当中的最后一部就是阿底瑜伽——也就是大圆满。三内续部当中的第二部就是阿努瑜伽,而阿努瑜伽和阿底瑜伽在新译派当中并没有得到传播。尤其在格鲁派、萨迦派传统当中,正式的教法传播当中并不存在大圆满。在噶举派里面,后期大圆满有一定的传播,因为有一些伏藏师就是来自噶举派(大圆满的一些相关伏藏来自噶举派),他们发现了许多莲师的教法。莲师当初教授了许多有关大圆满和阿努瑜伽的教法,当然这些伏藏师发现了这些教法,尽管这些教法最初属于宁玛派,但是后来在噶举派当中也得到了弘扬。

在萨迦派当中这些方面则非常稀少。但是仍然有些重要的上师,比如说有萨千罗萨蒋措,他是萨迦三大(子)派之一的一位上师(注:指茶巴传承),这一派的教法在萨迦派教法当中也被认为是更为精髓的。比如说萨千罗萨蒋措也获得了一些境相以及莲师的伏藏教法,虽然他属于萨迦派,萨迦派也认为茶巴传承是很精华的,但是这类教法并没有被正式承认。所以阿努瑜伽和阿底瑜伽大圆满在这些教派当中没有得到什么发展,当然并不是说在嘎举派、萨迦派和格鲁派当中完全没有大圆满和阿努瑜伽的行者,仍然有一些修行者。尤其在格鲁派,比如说一个大圆满的行者去世以后,他们才发现他是大圆满的行者。他们总是秘密地修持大圆满,如果他们公开正式地做这些事情,很多格鲁派的人就会反对这位上师,因为他们更多是以心智头脑的方式行事。

如果我们试着进入教法的精髓,就不会有这类的问题。但是我们活在二元的境界当中,这个社会各个方面都是有局限的,因此我们要接受和尊重这样的情况,否则我们也没有太大的作为。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尽量去修学大圆满,因此我多年前开始准备这个SMS教程,并且开始相关的修持。光是学习某个大圆满的密续或者法本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一个整体知识的基础。我非常清楚这一点并不容易,尤其对西方人而言,你们不懂藏语,在西藏我们有许多属于不同传统教派、以及不同讲解方式的一些文本,我本人也无法邀请你们去读比如说龙钦巴或者吉美林巴尊者的某个法本,因此我们不能够这样做。

因此,我自己就进行了相关的研究学习,比如说关于大圆满同修会的基础教程《妙善宝瓶》,我就花了好多年的时间。我进行了相关的学习研究,我把好多重要的文本以及相关的要点都组织在一起,它们有时候是来自不同的著作当中。之后我们把它们翻译成西方的语言,然后我给大家传授这些教法,这样大家就可以去学习并且实践这些教法。比如今天,我们说我们在学习大圆满同修会的基础教程《妙善宝瓶》,我们有这样一本书,当你学习了这本书,你就会学到了关于佛教整体各个方面的一些重要的知识和要点等等。以这样的方式,我们逐渐地进展,之后开始了一级培训、二级培训等等。

很多人在说:“我学SMS就是为了成为一个老师。”这样的想法也不是很正确。因为你首先不应该想着要去教别人,你首先应该想:“我首先要做的是发现自己的本性,并且安在我的本性当中,当我对这种状态很熟悉的时候,我就能够教授别人。”如果你没有处在这种经验当中,你只是读某一本书,这是一种心智头脑的方式,我们称之为“在书本上起舞”,这种情况下,你就无法将教法中的任何精髓传递给别人,所以你应该以这种方式来学习SMS基础。

首先你应该构建一个自己的、具体的知识经验的基础。当然,如果你有了这个基础,你就可以进展,尽力而为,并且帮助别人。所以非常重要的是首先自己应该在知识经验当中成为合格的人,其次才是学着怎么样去教授别人。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说我们要训练SMS的老师,也就是大圆满同修会教程的老师。首先是基础老师,我们会进行SMS基础考试,然后是一级考试,二级考试,如此进展。

我们并没有称之为“师资培训”或者叫“教师培训”,比如说我们现在在做的,就是说我们已经成为了老师,我们需要去教授他人(注:这是对现场的人所说的)。我们应该先观察一下自己,我怎么才能成为他人的老师呢?关于我的身、语、意这三个方面,这是我们的三种存在或者叫三门,这三种存在必须跟我们的基础是相应的。在这个教法的基础当中,有些什么样的讲解,这就是我们要学习和实践的。

如果我要教授别人,首先我自己得有一点知识经验,这样我才能够比较实际、具体地教授别人。其次我要了解:我跟我教授的对象有这样一种关系,因此这两者也应该是相应的。我们应该想一想这些细微的东西:比如说我们的态度、我们的觉知。如果你要成为一个老师,你绝对不能是一个奇奇怪怪的人,至少你应该是个正常人。什么叫正常人?你观察一下你的四周,大家是什么情况。我并没有要求你要成为一个比丘、比丘尼,出家、剃发等等,你应该展现成一个正常人,你的行为应该是正常的。如果你的行为是奇奇怪怪的话,别人就很难接受你。所以老师不能是一个奇怪的人,比如说我本人就不是一个奇怪的人,因为我要教授大圆满,我至少自己要展现成为一个老师或者上师。我的生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常的方式,我的行为态度你们能接受,我才能跟你们交流。如果我在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你们是不会接受我的,你们也不会相信我的所言。这就跟我们身体的层面相关。

当然之后还有所有语的方面。教法意味着我们在交流,我们在说话,说的就是教法的真实的含义。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跟这个人合作,要根据他的愿望、想法等等。如果光是说:“我从书上是这么学到的,你现在也应该这么去做。”光是这样是不够的。一切都应该跟相对的层面相应,根据环境行事,这在大圆满教法当中非常重要,这与我们语的方面也是相关的。

当然第三个方面就是我们心意的方面,我们应该尽力而为。我们首先要了解教法的要点是什么,我们观察自己怎样才能够融入到教法当中,包括我们的行为、态度等等,一切都应该融入到教法当中。

当你们说要来参加这个SMS教师培训的时候,我是很高兴的。如果你们这样严肃对待,这当然是非常重要的。多年以来,我一直在试图让我的弟子们了解教法的真实含义。为什么我要做这一切?并不是要制造出一个“我是上师,我有很多弟子”的这样一个局面,我非常了解人类层面的状况,人类层面有许多问题,这是基于对我们问题的思考,并且大圆满教法非常珍贵,它确实可以帮助我们克服这些问题。

你们知道在大圆满教法当中,我们要学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我观察。当我们观察自己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什么呢?我们发现了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局限存在。我已经跟你们讲过多次我最初遭遇我的上师蒋秋多杰的情况,在遇到蒋秋多杰上师之前,我遇到过许多上师,我也获得了许多显宗、密乘、大圆满的教法,我觉得这一切都非常重要,不光是重要,我也觉得自己理解这一切。当年我在佛学院学习了很多年,我非常地骄傲,关于显宗、金刚乘等等,一切我都懂。但是后来当我遇到我的上师蒋秋多杰的时候,他真正在介绍大圆满的真义,我当时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但实际上我并没有处于真实义之中。

比如当我们在不同的教派当中学习的时候,每一个教派当中都有见修行——见地、禅修和行为,这三者在教派当中是非常重要的。当我们说什么是见地的时候,每个教派都会说他们的见地是怎样的。当我追随萨迦派的时候,我就会学习萨迦派的见解。萨迦派里面最重要的上师就是萨迦班智达,萨迦班智达是怎么讲的,他关于佛陀的教法是怎样理解的,但是其他的教派,比如说格鲁派、嘎举派等等,他们并不接受萨迦班智达的观点,他们有自己不同的观点。

所以每一个教派都是有自己的见解或者见地,他们一直在坚持这些见地,他们认为这非常重要。这些见地或者见解是如何产生的?就是通过因明逻辑的学习来建立的。有三种量或者三种逻辑,一个是现量,一个是比量,还有一个是圣教量或者叫圣言量。他们一切都是通过这三量来建立的,当通过三量来建立的时候,他们百分之百地相信这就是正确的,所以每一个教派关于见解都是不同的。但如果是真实见解的话,为什么会有不同呢?每个教派都在强调这是佛陀的教法,但是佛陀没有创造不同的萨迦、宁玛、噶举、格鲁等等,这些教派是后来才出现的,因此这并不相应。但是当年我们学习这些见解的时候,并没有过多地思考这些方面。

当我遭遇上师蒋秋多杰的时候,我真的相信我什么都懂。当我的上师给我介绍大圆满的时候,上师说我现在给你讲大圆满的见,然后他说:在你学习什么是大圆满见之前,你首先要区分眼镜和镜子的区别。眼镜是用来往外看的,如果你有一副很棒的眼镜,就算面前有很细微的东西,你都看得清,但是你一直专注于外界、外境,这是一种二元的境界。你一直在看着外面,想着一些事情,这就叫二元的境界,我的上师说这样的因明、这样的见解实际上没有任何价值。当然这用于维系教派的存在是可以的,但是这对于了解佛陀教法的真实意义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有价值的比如说大圆满这样的见解,它的一个象征就是镜子。镜子的功能跟眼镜是不同的,当我们照镜子的时候,我们并不是往外看,尽管你认为镜子在你的面前,但是里面显现的是你自己的脸。我在镜子里面发现的是我的脸,而不是任何外面的什么东西,所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应该怎么样来观察自己的身语意。当我们观察自己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自己的身语意方面有无穷无尽的局限,所有的这些局限都是轮回和痛苦的根源。

你们可以观察二元层面中我们人类的情况,比如说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政府,政府是如何形成的?比如说有左翼的政党、右翼的政党,然后彼此一直在争斗,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局限。当我们谈到世界和平的时候,大家都会说:“啊,我们很喜欢和平。”每个人都喜欢和平,说这些话也是蛮优雅的,但是我们怎么才能获得和平呢?只有我们超越这些局限的时候,我们才能获得和平。如果你总是在左或者在右,或者在任何这些见解当中,都不会有和平存在。如果你有这种二元的境界,我在这,别的东西在那,这就不存在和平,我们必须超越这种二元的境界才能获得和平。这样的教法的原则在大圆满教法当中是直接教授的,所以这不仅仅是为了禅修,它对于我们在二元的层面——这个社会当中生活也是不可或缺的知识。因此,我一直在尽量地讲解,让大家明白这些道理。

所以我一直在说我们应该学的是大圆满教法,如果说行为方面的话,我们要修阿底上师瑜伽。当我们学了阿底上师瑜伽,然后我们去实修,当我们去修的时候,我们的状态就是超越局限的状态。处于阿底上师瑜伽的状态就意味着哪怕是几秒钟安住于这种状态,我们在这个时间中已经超越了二元状态,所以你应该经常地修这个法。但是你不可能一直处于这种状态当中,因为你有这个身体存在,身体需要移动,需要吃东西,晚上还要睡觉,这一切如果你不做的话,我们的生命就无法延续,因此我们尊重自己相对层面的状况是必须的。

所以我们可以去修学阿底上师瑜伽,但是修了这个法,过了几秒之后,我们再次处于二元的状态。但是如果你足够幸运,能学到大圆满的话,从一开始上师就会给你引导:“这个叫作心意的状态,这个叫作心的本性的状态。”当你超越了你的局限,你就处于心的本性当中。当你一直在思维、判断、分别的时候,你就一直处于时空当中,这叫作心意的状态或者心意的概念,所以你们已经学到了这点。好,现在你明白了:“啊!是的,我现在明白了,大圆满教法的原则就是安住于禅观的状态当中。”

处于禅观状态就意味着超越了局限,超越了判断和思维。所以就算是很短的时间,我们也应该安住于阿底上师瑜伽的状态。但这之后,我们再次落入二元状态,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想:“哎!正常的生活就是这样。”这样你就在追逐你的心,心一直在判断思维,我们就会去相信它是真实的。这种状态慢慢地发展,我们就百分之百地确信我们心意的状态,我们就成为心意状态的奴隶,于是我们就有种种问题。

因此我总是跟大家说:阿底上师瑜伽之后,最重要的修法就是觉知当下,这就是我们应该学的和修的。比如说要觉知当下或者保持觉知,你并不需要去寺庙,不需要在身体的方面做任何的事情,不需要念咒或者做其他什么,不需要进行心意层面的某种禅修等等,你只需要觉察到生活当中发生的事情。比如说你在跟别人交谈的时候,你就要觉知到你在跟别人谈话;如果你在走路,你就要知道自己在走路;你在睡觉,你也知道你将要睡觉;你要做的一切事情,你都要觉知到,这个就叫作觉知。觉知在大圆满教法当中指的是我们观察自己所做的一切,如果你有这样的觉知存在,那么一切你都可以尽力地做好。

所以如果你想学习成为一个大圆满同修会的SMS老师,你要有这样的态度。你要了解你活在二元境界当中,二元的境界当中一切都是彼此缘起、互相依存的,我们应该保持觉知。这样我们也知道如何尊重他人,我们了解自己环境当中的情况,我们也不需要一个列表,说我可以做这个,不可以做那个,你可以自己成为自己的老师,你也知道怎么样跟所有的众生相处,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应该学的。

我们的SMS——大圆满同修会教程的相关培训和修学的目的就是这个。比如说当我们明天开始SMS教师培训的时候,我们会问你一些问题,问到的时候,你就必须根据SMS的教材来回答这些相关的问题,应该进行相关的解释。但是我们并不只是考察你要讲解的内容,我们需要了解你的态度、你的思维方式、你跟大家交流的方式、你在你的环境当中关于缘起或者相互依存的理解。如果缺失了一些要点,就算你在重复教材的一些知识点方面很聪明,这也是不够的。我们现场有很多SMS的老师,所有的这些老师已经有了这样的一些经验,他们已经做过很多年的这些事情。明天和后天会有一些考试,所以不只是我在判断你们,大家都会来判断,所以你们了解这一点就尽力而为。这就是我们关于SMS教师培训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