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营(藏灵噶)之歌项目

翻译:lobayi青海

让我们凝聚力量和才能,
让我们凝聚力量和才能,
大圆满同修会,凝聚你们所有的力量和才能,
大圆满同修会,凝聚你们所有的力量和才能,
乐在当下,
凝聚你们的力量和才能!
乐在当下,
一切显现本自圆满。
活在本初经验之中,
快乐会在世间升起。

来自全球营之歌小组
dzamlinggarsong@gmail.com

去年,全球营之歌小组给所有的营、林和一些个人发送了一份邮件,请求他们参加法王南开诺布建议的一个项目。仁波切写出了全球营之歌(歌本身就是一个完整和深奥的教法),然后录制了全球营之歌,仁波切说:“这个版本只是为所有大圆满同修会具有天赋的音乐家和歌手准备的一个基础版本,为了能够使让他们用不同的声音和乐器来创作更多的详细和丰富的版本。”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全球营之歌小组邀请了我们金刚家族的音乐人才们,希望大家能够合作来完成创作“全球”版本的全球营之歌!你们可以分享这个信息并且邀请你知道的音乐家和歌手来创造你自己的版本或者参加全球版本全球营之歌的创作。
如果你有兴趣来参加这个项目,请向dzamlinggarsong@gmail.com.邮箱发送邮件来确认你要参加这个项目。你将会收到一份含有一个链接的邮件,通过链接你可以下载mp3文件和乐谱以及怎么上传你的MAV文件的说明。

扎西德勒

全球营之歌小组

全球营之歌项目的历史和目前的进展

采访项目经理伊拉瑞阿 法克次奥利

镜报: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全球营之歌项目的简短历史和目前的进展吗?

伊拉瑞阿:全球营之歌项目之所以启动,是因为仁波切说:“我们所拥有的一直延用到现在的全球营之歌最初版本是在很急促的情况下编辑出来的,但是其他人可以试着编辑出更好的和更精致的版本”。所以我们开始在思考一个不是最后完成版本的全球营之歌版本,因为我们现在使用的版本是大概在两年前编辑的,并且是在非常急促的情况下编辑而成的。这个为全球营开光典礼准备的版本一直保留了下来,这就是我们现在所使用的版本,但是这不意味着它是最后一个版本。我们中的几个人聚在一块,商议和发展了这个计划,就是询问是否有人愿意编辑或创造出自己的版本,尤其是同修会中的音乐家们,让大家自由地参与并且大家可以发挥自己的创造力。一些同修会的音乐家们已经编辑出了一个供项目参与者使用的含有节拍和旋律的大概结构,这个版本比最初的版本要稍微快一点,大家可以按照自己想法来编辑这个歌曲,就像使用乐器,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使用很多的乐器。

全球营之歌项目小组去年发出了一份邮件,向大家解释这个项目其实是来自仁波切的一个想法,仁波切要求大家做出自己的贡献,并且我们发送了全球营之歌音乐的一个结构。我想说的是,当我们向营和一些在列表上的个人,就像音乐家和我们知道有兴趣的人发送邮件以后,但是很少的人回应了邮件。开始的时候,许多的人说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当然大家都很忙,所以我们给予了更多的空间和时间,但是我们还是没有收到很多的回应。我们最初的想法是来自全球营之歌所表达的思想,就像“让我们凝聚力量和才能, 大圆满同修会,凝聚你们所有的力量和才能”,这就是这个项目要启发人们的主旨。我们有很多音乐天赋的人,同修会里的音乐家,所以仁波切给我们一个总的看法和某种方式的知道原则,然后我们的想法是我们能够做点什么,这就是我们的意思。

如果人们还感兴趣并且愿意做,大家还可以寄回自己的版本并且他们会被告知版式,我们需要一个特别的版本。小组的想法是,这样做也许很好,就是我们将所有营寄回来的版本混合起来,所以现在我们使用的版本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所有版本的汇编。我们可以使用更多的版本!我们在全球营录制了很多版本并且你们可以听,如果你仔细听的话你会听见有很多不同的乐器,所以我们决定使用各个版本的不同部分,你可以在下面这个地址上听到这个版本:

在去年的藏历新年时,我们最终给仁波切展示了这个CD版本,这个CD是各个版本的汇集,一个版本是由罗伯特 卡恰帕利亚创作的,一个版本是由德国的音乐家创作的,然后还有我们刚才讲的由世界各地同修会寄来的版本片段汇集的版本,我们还有一个想着给大家唱歌伴奏用的乐器背景音乐版本。
镜报:你是否还继续邀请大家来继续参与合作?

IF:是的,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原材料。我们同修会里有很多具有天赋的人,并且我们继续邀请大家来合作。让大家明白全球营之歌是让大家唱的这个非常重要。仁波切不想我们在跳舞的时候用乐器版本的全球营之歌。这个歌曲是我们需要用心来学习的—-它承载着一个非常大的教法,并且它是全球营和国际大圆满同修会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