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为国际象雄基金会主任的第一个100天

我作为国际象雄基金会主任的第一个100天shang shung foundation meeting

及2017年7月6日在火山营举行第一次象雄基金会全体会议邀请函

 

翻    译:妙心

英文校对:Vince

中文校对:晨曦

在象雄基金会(SSF)的前主任恩瑞扣·德安吉罗先生不幸去世后,我很意外地收到一封来自法王南开诺布仁波切的信,信中他让我接任国际象雄基金会的新主任。在对这一要求进行了几天的考虑,并和我的家人以及金刚兄弟们商讨后,我回复仁波切说,我对他的信任感到非常荣幸,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实现我们上师的愿景。

起初,我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我其实对自己广泛的职责范围不甚了解。在我负责协调的国际象雄基金会伞状组织结构下,象雄学院有多个分支:分别在意大利、美国、伦敦、俄罗斯、阿根廷、澳大利亚、荷兰,还有奥地利。

我已经做了17年的奥地利象雄学院主任,因此我认识各个学院里工作的许多人,但我不了解这些国际学院的不同方面和细节。起初,我想:“哇,这是什么工作,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能应付这个庞大的责任和任务?”

但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得到了一些关于如何处理我的新工作的信息。我很清楚我的行事方式应该基于四个原则:

  1. 尊重和信任; 透明度;3. 精确和紧密的沟通;4. 勤勉。

从那时起,我一直在工作中遵循这些原则。

首先,我通过Skype和国际象雄基金会董事会以及负责意大利和美国象雄基金会的人员举行了几次会议。然后我在意大利的火山营停留了一个星期,期间每天开好几个会,讨论在意大利进行的主要事务,包括象雄出版物、管理档案、图书馆和IT部门等等。经过与所有跟象雄基金会合作的人员进行多次密集的讨论,最后我对现状有一个很好的了解,并对下一步如何进行有了一个概念。

几周后,我去到特纳瑞费的全球营。我知道因为种种原因,特纳瑞费还没有建立象雄基金会的法律基础。所以,我又开了很多次会:首先是和仁波切,但也和很多参与全球营和其他同修会工作的人开会。我们共同计划如何在特纳瑞费为象雄基金会建立一个法律基础,还制定了未来的行动计划。

回到奥地利后,我与国际管委会进行了几次Skype会议,讨论(如何进行)有益的、有效的合作,并与意大利、英国和美国进行了多次Skype会议。

几周后,我又回到了特纳瑞费。我先为象雄基金会在特纳瑞费建立法律基础的工作制定了确切的预案,同时也为2018年起的活动安排进行了精确的计划,最后与仁波切开会。他批准了我们所有的建议和预案。

现在,这方面的工作已交给了我们的律师,他会处理特纳瑞费的新象雄基金会的所有正规细节。然后在不久的将来,仁波切就能够签署所有的官方文件,使其成为正式的法律实体。

我经常被问到:“国际大圆满同修会和象雄基金会之间是什么关系?”正如你所知,国际大圆满同修会、象雄基金会还有ASIA的创始人是法王南开诺布仁波切,这意味着(它们的)起源、根基只有一个。这些组织在不同的领域工作,但我们都遵循仁波切教授给大圆满同修会的原则:我们所有的工作都是基于以下三个方针:

  1. 基于觉知,这意味着不会制造更多的混乱和问题;
  2. 基于对教法的理解而不是哪怕一点点的幻想;
  3. 基于对上师和教法的奉献而不是自我的意愿。

我们都了解到,能遇到上师是如何的幸运。他几十年来一直不辞劳苦地传授最直接和最高的圆满证悟教法。我们都在追随一个目标:尽己所能把教法应用起来,并且共同合作把上师的愿景实现出来。

我想对国际象雄基金会的董事会表示感谢:Yuchen Namkhai、Julia Lawless和Kirill Shilov,感谢他们睿智的支持和出色的合作;感谢国际管委会的Mark Farrington、 Roberto Zamparo 和Libor Maly,我们进行了富有协作精神的会议和谈话;感谢分别来自火山营和全球营的Gaetano Ruvolo 和 Ilaria Faccioli,我们进行了杰出和富有成果的合作;感谢Elio Guarisco,通过多次的谈话与讨论澄清了我很多疑惑;感谢大圆满同修会的四位国际老师Adriana、Fabio,Laura以及Prima的支持与帮助;最后,感谢象雄基金会的所有协作者,他们都在不同的职责范围内工作;感谢他们热情的欢迎和他们为象雄基金会和大圆满同修会做出的出色工作。

我邀请你们2017年6月底来火山营,参加从6月30日到7月4日仁波切的法会。

7月5日,我们的上师将会出席大圆满同修会火山营的年度大会,希望有更多的大圆满同修会成员在场。

7月6日将再次举行“国际象雄基金会的全体会议”,届时我们将在上师面前汇报所有关于国际象雄基金会近期进展的信息,而且各个团队也可以为日后(的工作)构思新的想法和建议。

请参与我们的活动,并积极参与象雄基金会的合作。

谢谢你们的参与!

致以最好的祝愿!

国际象雄基金会主任:Oliver Leick

2017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