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底瑜伽法会教法(第二部分)

法王南开诺布

以下是法王南开诺布于2017年12月28日在全球营的《阿底瑜伽教法》法会第一天内容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请见这里。仁波切继续讲解怎么样做上师瑜伽。

除了有主因以外,还有次因(注:助缘);这是与环境条件相关的。有时候我们会有许多问题,因为我们也许有各种善业和恶业。这是真正的因。因此当我们所处的环境状况中有强大的助缘时,业力就会成熟,问题便会显现。所以并不是取决于助缘,但是我们有这样的潜在因素,所以要知道一切皆有可能。

当我们修法念阿的时候,进行观想,用心意去判断思维分别。虽然这不是禅修的状态,但我们往这个方向走。这个观想做了有一段时间后,我们会感觉到它有一种生命力。然而,我们应该以放松的方式去做。许多人不懂得如何放松的去修法。假如不放松,然后激动紧张的去做观想的话,任何的转化修法都不会有效的。修法时我们必须要有觉知。我们都很清楚怎么样在做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保持觉知,不去激动。这样就不会有任何问题。有人说,虽然他们做了很多遍阿底上师瑜伽,身体里会感觉到轻微的不舒服。他们会觉得不舒服是因为没有放松。

所以我们是这样去做观想,然后持续处于这个状态当中。然后我们非常缓慢的放松下来。放松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我们不是在思维。没有在做任何事情,例如观想。我们已经做过了,现在只是处于那种感觉里。这就是放松。当我们放松时某些念头会升起。也许某些情绪也会升起。那应该怎么做呢?就和我们以白阿明点的方式一样去放松。我们在哪里都找不到这些念头和情绪。只是要去放松。放松的时候我们的状态是什么样的?要去界定它并不容易。它和处于心意层面并不一样。

通常我们总是在追随心意。有人说他们修法时感官会有些奇异的感觉,或看到些什么,或听到些什么。尤其当我们过度的追随心意,心意便会变得很强大并且会支配我们。我们会成为心意的奴隶,因为我们不了解它是如何运作,这样我们就会有许多的问题。我们会越来越相信心意所想的,追随着它的思维,判断,和感觉。然后心意会变得更强大,慢慢地它也会支配我们的能量层面。发生这种状况时,有些人也许会觉得自己听到别人和自己说话。

假如我跟这个人说,并没有人在跟他们说话,只是他自己心的作用。这个人是不会相信我的,因为他会觉得真的有人在和他说话。这是因为心意变得非常强大,支配了他的能量以及听觉、视觉等感官的能量运作。当人有这种问题的时候他们会有什么所获?有一天他们也许会听到一把声音叫他们从家里跳出去。许多人是这样跳出去而死的。他们自杀,因为过多的被心意束缚着。一个人假如到了这个地步便很难从这个状态中解脱了。这时候他们应该练一些幻轮瑜伽和呼吸练习,在自己的存在状况上努力,这样是有可能克服那种问题的。

当我们放松,当心意并不是处于时间和空间当中,我们便能够稍微的领悟。即便心意尝试去支配我们,它也做不到。这时候是我们在支配着心意。我们可以去使用它。心意在许多情况下是非常有用的,但我们必须去了解这点。所以当我们做阿底上师瑜伽并且处于放松的状态时,这代表着上师瑜伽的状态。这要也许不是百分百的完美,但要比不知道并且只是追随心意要好得多。

这是我经常说应该去学习并修持阿底上师瑜伽的原因。但是当我们做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只能够放松几分钟而已,因为我们会开始追随念头,追随身体和能量等等。我们会这样是因为还没证悟到这个状态,只是在这个状态中放松。当我们能够在这个状态中完全放松,这意味着我们有了这种证悟。但假如我们并没有的话,就应该学习阿底上师瑜伽,如此便能够非常精确的了解到处于禅观状态是什么意思。

处于禅观状态即是悟道。我们追随的任何一种教法:显宗、密宗等等,最终要将我们引领往禅观状态的方向,如此便能够有圆满的证悟。假如我们行善业,积累福报等等,相对层面上而言是好的,可是没有人能够光靠它来获得圆满证悟。在显宗经教中佛陀给过一个解释是我们应该记住的。佛陀举了个例子,有两个修行人:一个会修法来积累福报,总是在行善业,做祈祷和所有这类正面的事情,不去制造任何恶业。假如一个人一生当中能够这样做,那是非常好的。

然后佛陀提到另一个人。这个人懂得如何处于禅观状态。禅观的意思是不去判断思维分别,而是在状态中放松。假如一个人一生当中都在禅观,那这是殊胜的。佛陀将这个人与一生都在积累福报的人做了一个对比。他说假如一个人在一只蚂蚁从鼻尖走到额头的时间内——蚂蚁走路是很快的,所以这是一段非常短的时间——在禅观状态中放松,这样比花一生去积累福报要重要得多。

但这并不意味着积累福报是没有利益的,它是和心意层面相关的。藏语里面我们会说དགེ་བ་ཁ་སྦྱོར་ལག་སྦྱོར་(给瓦卡觉剌觉)——当情况允许时我们应该行善业。但是我们不应该一味的专注去做并认为它是重点。行者必须要了解这一点。

大圆满教法当中核心要点是要处于禅观状态。当有人不了解这个原则而说,虽然他们非常喜欢做阿底上师瑜伽,也知道这是个很重要当教法,但还是觉得想要做一些忏悔净化,因为他们有许多的恶业要净化。当我们学会阿底上师瑜伽,并处于阿底上师瑜伽的状态,这要比念诵金刚萨埵或其他咒语是更重要的净化法。

例如,我们学习大圆满密续,其中大多数密续都没有解释生有中阴,即正常的中阴。有些人在追随大圆满教法的时候认为自己能即生有所证悟。可是即生成就并不意味着成就像莲师那般的虹光身。例如,我们死亡的时候,死去之后立刻会有法性中阴。那就是自然光。那一刻我们活着的时候上师教授给我们的是很容易领悟的:我们的三种本初潜能:声、光、光线在法性中阴当中赤裸显现。那一刻我们会称之为母子智慧相遇。子智慧是什么?就是例如上师给我们传授阿底上师瑜伽时我们所接受到的。现在我们知道了大圆满是我们的真实本性。这种品质、潜能是与声、光、光线相关的。通过修法的潜能,我们将此知识经验融摄于自己。当我们处于法性中阴的状态时,在那一刻声、光、光线都是赤裸的。不会有障碍。这即是木智慧。母智慧会立刻认出子智慧。当能认出它,我们便会有圆满的报身证悟。

我们说我们有无量的恶业要净化忏悔。在法性中阴的证悟能够将这一切都净化,即便我们有无量的障碍。正如一个千年不见光的暗室,我们会觉得黑暗非常的深重,因为已经过了很多念,但假如有一道光,一切立刻就一目了然。认出声、光、光线是无上殊胜的知识经验,是无上殊胜的净化。因此,当我们做阿底上师瑜伽,有人觉得不是在做忏悔的话,那是因为他们不懂得这一点。阿底上师瑜伽也是无上殊胜的净化忏悔。所以,知道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当我们没有处于哪个状态的时候应该怎么样做?我们应该保持觉知。稍后我会更完整的解释如何保持觉知。我们处于禅观状态之后,我们会唱金刚歌。金刚歌就有如当有助缘时法身能够有报身的显现那样。例如,五部佛是从普贤王如来显现的。他们都是以声音显现的。声音是金刚歌的原则。

有许多东西要学,不过暂时你只需要声音的传承。意思是你在聆听,我在念诵这个咒语。你听的时候你是在接受这个传承。这是声音的传承。

(上师传授金刚歌的传承)

我们唱金刚歌的时候应该尝试处于放松的状态。有人问我们应该做什么观想。我们不需要做任何观想。观想是头脑概念。我们的判断思维分别是发生在时间空间里。这是没有意义的。但假如我们有觉知,我们就能够进入阿底上师瑜伽的状态。所以在阿底上师瑜伽之后唱金刚歌是很重要的。

在修法的结尾我们应该将功德回向给一切有情。在所有不同种类的修法结束时我们有一个咒。这个咒并不是用来回向的,而是加持回向。我们用心意去回向,然后念这个咒来让回向变得更具体。此外,我们做的任何修法都会因为这个咒而变得更具体。

(上师传授咒的传承)

我们是要这样做阿底上师瑜伽的。明天修法的开始我们会做阿底上师瑜伽。假如有人不懂得怎么唱金刚歌,就应该去听和跟着其他同修尝试几遍。很容易学会的。这是我此刻要教给大家的。

笔录:安娜·柔斯

编辑:丽兹·格瑞吉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