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底瑜伽基金会

马克·巴塞吉奥 与 艾丝特·艾斯库迭若 著

由法王南开诺布创办的阿底瑜伽基金会(ATIF)是统筹国际大圆满同修会(IDC)当中所有机构的一个伞型组织。创建的原意是为了支持所有与仁波切各种遗产有关的面向世界的活动。仁波切任命马克·巴塞吉奥为基金会的主席及法律代表,基金会的总部与合法地址都设于全球营。

法王南开诺布在其一生中发展了许多不同的文化形式,或称心灵领域;这些是仁波切留下的文化遗产。而ATIF文化基金会的使命,是支持每个个体通过这些文化遗产令升华进化在其自身上发生。

经过了一段漫长的审批过程,基金会的章程正式获得了马德里的登记部门认证。法律上基金会有三名创办人:仁波切、南希·西门斯(Nancy Simmons)和卡洛斯·拉莫斯(Carlos Ramos)。董事会成员包括管理火山营账目多年的皮亚·巴莱梅萨(Pia Bramezza),阿奇多索的亚洲艺术文化博物馆馆长亚历克斯·塞莱斯基(Alex Siedlecki),以及负责Ka Ter翻译工程和在阿底瑜伽基金会内部负责协调象雄学院的奥利弗·莱克(Oliver Leick)。柔萨·南开以及耶喜·南开和玉詹·南开对基金会的创建是极为重要的,而与南开家族的直接和持续性的联系是非常有价值的,并且让基金会能够怀着一份责任感在静谧中工作。

ATIF时间轴

仁波切在2017年12月的一场网络直播上首次公开提到一个新基金会。此前我们在研究如何合法地去进行这件事。2018年2月在藏历新年期间,仁波切与阿底基金会的其余两位创办人签署了一份文件,建立董事会。2018年7月,我们正式与仁波切签署了阿底瑜伽基金会的宪章。2018年11月,我们与法王南开诺布的法律继承者签署了一份新的出版协议,而耶喜·南开与依然存在的象雄基金会签署了一份协议。然后到了2018年12月,我们收到来自马德里监护机构的官方认证,成为合法公共机构并且可以接受捐款等等。我们遵从西班牙法律提上了2019年的行动计划。

然后在2019年1月我们开始就可自我维持的可持续发展模式、透明度和可塑性三点进行会计规划。目前我们依然在进行这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它代表着基金会的主要业务之一。

象雄基金会与象雄出版社的新董事会在2019年2月成立并且与阿底瑜伽基金会完全有关联,因为有三名象雄基金会的董事也同时是阿底瑜伽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包括皮亚、奥利弗和马克。其余的董事也是象雄出版社的成员:象雄出版社经理,吉欧万尼·托汀诺以及阿托·斯库拉。象雄出版社将来将会成为一家盈利公司,而象雄基金会则会作为ATIF在意大利的一个分支,管理资料库与图书馆,服务对象不仅是意大利而是全球各地的大圆满同修会。基于几个原因我们决定保留此法律形态,因为它是相当有用处的。

价值观

ATIF进行的所有活动都是在可自我维持、透明及有责任、有效且严谨、共创及协作、尊重与对话的架构中进行。这些都是ATIF的价值观,都是基于个体和团体之间而不仅是在大圆满同修会内部的相互依存与尊重的原则。举个例子:2018年12月,ATIF要向登记部门提交2019年的行动计划。这意味着我们要考虑全年的安排。为了要达到这一点,我们从最开始便要保持透明,而且所有愿意协作并有意将其项目纳入行动计划中的人都需要有可自我维持的方案:他们必须详细地考虑要做什么样的计划,会有什么样的活动,会由什么人来负责执行这些计划,需要什么样的资金,并且要确保自己能够筹得所有所需的资金。然后他们要持续进行汇报,并且在年末要为此项目负责,因为我们要向西班牙的基金会登记处证明我们所计划的都有完成,假如没有完成的话也要给出证据说明为什么没有完成。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有效率,有协作和对话,如此我们才能够有智慧地去投资所获得的资金,而不会浪费掉人们宝贵的时间与慷慨的经济支持。ATIF生态圈图解:核心为ATIF,其用户及学员;其次为IDC国际大圆满同修会、营和林、SSI象雄学院;之后是相关服务:ASIA亚洲国际团结协会,Meriling(译注:全球营建设公司),SSP象雄出版社;之后是供应商,伙伴及策略盟友;生态圈延伸范围至政府及监管组织、社会、竞争对手等。

我们作为一个文化基金会,资金主要是来自捐助和透过与我们的基金会使命相关的课程而获得。章程中非常精确的描述了什么活动是有关或无关的。我们可以透过会员制度,如基金会之友,而获得资金,因为会员制度意味着所有权,所以我们希望基金会之友也能够是捐助者。

这是基本框架。我们会通过一系列的业务来运作。这些业务分为两大领域。其一是能力的建设和共享。意思是学习;学习如何做一些事情、支持个人能力、提供引导、建议和顾问。另一方面,是透过仁波切创办的各个组织以及其他有相似关注点的组织而进行项目和组织业务、项目统筹、推广跨文化交流。

ATIF与IDC的事业领域

阿底瑜伽基金会本质上是一个文化基金会并且是大圆满同修会的一个工具。另一方面,根据IDC的章程,IDC有承诺通过为其会员组织活动来维护法王南开诺布传承的留传与清净。仁波切赐予了我们许多教法,而大圆满同修会则是这些教法的知识库。这些教法是需要有传承的,而阿底瑜伽基金会负责的则是公开的教法,公开课程和公开事业。阿底瑜伽基金会的事业都有些什么呢?有许许多多的。

阿底瑜伽基金会的所有事业划分作以下几个分支:事业范畴图解
(从最上顺时针)顾问、辅导、协作;文化知识与表达;语文与翻译研究;跨学科交流;健康与保健
(底部)法王南开诺布的文化遗产:活动/教法
对外:ATIF;对内:IDC

阿底瑜伽基金会与全世界SSI的所有分支有着紧密联系,我们与各个有协作的营和林一起组织公开活动,我们与IDC分享许多资源,还有ASIA亚洲国际团结协会和SSP。其次还有各种供应商、政府部门、美国度母坛城(Tara Mandala)和法国利美同修会(Rimay),以及更多地方组织和欧盟等盟友。

就像我们最开始建立全球营一样,阿底瑜伽基金会仍然是一个存在于未来的东西。它的成功有赖于我们所有人,有许多事情是我们实际上要做的:

未来工作:

– 完整战略计划 
– 行动计划 
– 筹款计划 
– 传讯策略 
– 遵守反洗钱法 
– 个人隐私 
– 未来几个月要开发的项目 

阿底瑜伽基金会与同修会是没有分离的;它是同修会面向世界的一面。基金会是要为同修会在世界中提供一个存在空间,让它能够延续到未来。它是为同修会服务的工具。我们将会有一些没获得过传承的新会员,而且我们这个获得了仁波切所赐于的所有教法的同修会更要为融入整个世界做好准备。

非常有意思的是,仁波切在他前往另一个维度之前建立了这样一项事业。我们都应该思考其原因,并尝试共同寻找一条走向未来的美好之道。这个文化基金会对我们而言的确会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