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同修会的重要性

importance dzogchen community

摄影:Ralf Plüschke

“大圆满同修会的创建,是为了护持大圆满阿底教法及其传承的延续,直至所有对这条道感兴趣以及和我的传承有实际因缘的所有人都获得圆满证悟。”

摘自法王南开诺布致大圆满同修会的信息,刊登于《镜子》第43期,1998年一/二月刊。

“大圆满同修会当中有许多新弟子和老弟子都不太清楚或了解大圆满同修会是什么,以及它为什么这么重要。因为大圆满同修会是我建立的,我有责任去澄清这一点……

当你成为我的弟子,成为大圆满同修会的成员,有定期参与SMS课程训练,你便应该明白,大圆满同修会就像是一艘大船,乘载着所有获得了我所传授的大圆满阿底瑜伽传承的弟子,让大家到达最终的证悟。

这意味着大圆满同修会是对我的所有弟子做的一个保证,保证他们以我的大圆满阿底瑜伽传承迟早会到达这个终极目标……

大圆满同修会是给所有大圆满阿底行者的。意思是所有大圆满行者都在同一艘船上,所以应该把大圆满同修会当作是自己的家一样的去看待。我们作为成员,在大圆满同修会之中应该如此而行……

我三岁和后来到五岁的时候,已经被认证为一位非常重要的高僧大德或上师的转世。但即便我被这样的认证过,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意愿想要成为佛教上师,或特别是大圆满上师。我在西方,在意大利生活了很多年,后来有许多意大利人请我传授教法。尤其是噶玛巴尊者,他一再的要求我给意大利的佛教徒传授教法。但我犹豫了许多年在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传授教法便意味着是与传承有关,而且因为我依然还在修行道上,所以不想轻率的对待我上师传授给我的那些非常重要的传承。

最终,当我决定尊重噶玛巴尊者的要求,并且令那些有兴趣接受教法的人们高兴,我开始教授以大圆满为主的教法,与此同时我针对我的教法立下了27条誓言,以保证教法不会变成一些与个人利益有关的东西。从那时候开始,我一直秉持住这27条誓言去传授共同教法以及不共的大圆满阿底教法。

我创建大圆满同修会,目的是要延续并护持我的大圆满阿底传承。那些对我的大圆满传承感兴趣,有兴趣想护持我真诚、清净地传授给大家的大圆满传承的人,这个同修会是给这样的人而设的……

我试图传授大圆满阿底的所有三部教法之精髓——也就是我从持明蒋秋多杰、阿育康卓多杰帕准,多登邬金天津等超过15位尊贵的大圆满上师处所获得的大圆满阿底传承之极要知识经验,把它们传授给那些非常认真想要学习的弟子们。你们大多数人都知道,我传授的主要是大圆满阿底教法,并且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有15年左右。意思是这些年来,我一直认真致力于大圆满阿底的传承。

这样你便明白我对大圆满阿底传承有着重大责任。因此,我与所有弟子们建立了这个大圆满同修会,大家都在同一个传承,同一艘大船上。你能够明白我为什么要创建大圆满同修会,明白到大圆满同修会并不是为了我的个人利益,或者给我自己制造一个重要地位而存在的。大圆满同修会里的人都很清楚,我从来没有要过一种传教的生活。我在大学教课将近30年。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年来我很享受当一名大学教授。我从大圆满教法中学到的是,一名大圆满行者应该接受生命中出现的任何情况。

当然,我们能明白,当出现一些不幸的状况时,我们可以试图找出原因并改变这个状况。释加牟尼佛在显宗经教中也清晰地解释过,克服轮回痛苦的方法是不要和它对抗,而是要去发现痛苦之因是什么。只要能发现这个因,就总是有改变的可能。否则,事情是如何,我们就如何去接受:环境中有任何情况,我们都如其所是的去接受它。因此,我以这样的方式去做,而不是以一位大圆满上师的身份位置去做。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大圆满上师的地位有什么不好,但假如涉及到一些个人利益的话,那这样肯定是不好的。

因此,你能非常清楚的明白大圆满同修会最开始被创建的真正目的。

简而言之,大圆满同修会就是:
我们相互以及在所有大圆满同修之间的协作之道;
每一名行者深入或提高大圆满的真正知识经验之道;
每一名行者将大圆满的知识经验融于自己的真实状态之道;
所有行者趋往圆满证悟之道;
我们为未来世代护持大圆满教法传承的纯正与纯净之道;
保证大圆满阿底教法能正确延续之道。

创建大圆满同修会,是为了要护持大圆满阿底教法以及其传承的延续。我是如何开始的,便同样会如何的持续不断的去看护它。我会活多久并不重要;直到所有对这条修行道感兴趣并且与我的传承有实际因缘的人都获得了圆满证悟为止。

因此,大圆满同修会有它的特色:其结构有别于所有其他的佛法中心,它叫做喜旋(译注:音 “甘启”)。这是为什么大圆满同修会当中有喜旋。假如我们有大圆满阿底的真实知识经验,便一定知道大圆满阿底传承的价值。有了这个知识,我们便能够完全明白大圆满同修会的价值,想要去了解SMS训练的价值以及它跟大圆满同修会的关系就不会是那么困难了。

在SMS各个级别的考试开始时,我们都会问:“你是大圆满同修会的会员吗?”它的意思并不是“你有大圆满同修会的会员卡吗?”或者“你交了大圆满同修会会员卡的钱了吗?”假如是这个意思的话,大圆满同修会的会员身份就毫无意义了。

它的意思是你必须要明白大圆满同修会有多么的重要,以及你对同修会应有的责任。这是大圆满同修会会员身份的真实意义。假如你是大圆满同修会的成员,那就应该如我从始至今一般的去照顾它。